察言观色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滴水不漏 > 正文内容

【啊中国的土地 殷秀梅】殷秀梅 饱蘸情感的歌声

来源:察言观色网   时间: 2019-03-17

作文「殷秀梅 饱蘸情感的歌声」共有 6288 个字,其中有 5534 个汉字,0 个英文,60 个数字,694 个标点符号。作者佚名,请您欣赏。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不能当作范文使用,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我爱歌剧,我很挑戏,我希望自己演出的歌剧能够有影响、流传下来。
“我愿变成一朵雪莲,静静开放在你的脚下:我愿化成皑皑白雪,永远覆盖在你的身上。”2012年夏天,改编自导演冯小宁同名电影作品、由中国歌剧舞剧院推出的大型原创歌剧《红河谷》亮相国家大剧院,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殷秀梅饰演的藏族头人的女儿丹珠的绝唱让许多观众潸然泪下。
多年前,冯小宁一部电影《红河谷》创造了可观的票房,还获得很多奖项。如今,由该片改编的同名歌剧《红河谷》同样令人震撼。该剧以20世纪初的西藏为时空背景,演绎汉藏儿女生死相依的爱情故事和并肩抗战抵御英国侵略者的英雄传奇。剧中缠绵的儿女情、血浓于水的民族情、豪迈的爱国情,美妙空灵的音乐制作,独具匠心的舞台呈现,一次次触动了观众的心灵,他们不断用如雷的掌声表达对作品的喜爱。
“其实我很爱歌剧,但这些年由于各种不凑巧,出演歌剧的机会不是很多,但我觉得要演就要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一直以歌唱家身份为人熟知的殷秀梅,其实是正经歌剧科班出身,她说这次正是基于对电影《红河谷》的喜爱,她才以策划、主演的双重身份,投身于歌剧《红河谷》的创作和演出中,这也是她离开歌剧舞台十多年后重新出演的第一部歌剧作品。
歌剧长情
《我爱你,塞北的雪》、《党啊,亲爱的妈妈》、《在希望的田野上》、《长江之歌》人们一听到这些脍炙人口的歌曲总是想到殷秀梅。其实,除了是一名歌唱演员外,殷秀梅还是歌剧科班出身。1983年,作为中央音乐学院歌剧系毕业生的殷秀梅,主演了她的第一部歌剧、由施光南作曲的《伤逝》。此后,殷秀梅一直活跃在歌唱舞台,没有再演过歌剧。如今,时隔28年之后,殷秀梅为《红河谷》再度登上歌剧舞台,她说:“我爱歌剧,这么多年我也看了很多歌剧本子,但都觉得不太好,很少有吸引我、让我有演出欲望的,所以一直没有演。我很挑戏,我希望自己演出的歌剧能够有影响,流传下来。我觉得演出歌剧一定要有好的剧本和音乐,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而《红河谷》是最有可能成为优秀歌剧的好题材。”
冯小宁导演的电影《红河谷》非常打动殷秀梅,她说:“我是东北人,电影《红河谷》里面的雪山、大河等景色和我们东北很像。我喜欢雪山巍峨的景色,清澈见底的湖水;我也很喜欢电影中藏族人朴实的形象和性格。”有一次殷秀梅在开会时碰到冯小宁,他对歌剧也很喜爱,鼓励殷秀梅有机会演出歌剧,殷秀梅对冯小宁说:“如果你的电影《红河谷》能改编成一部好的歌剧,我就演。”冯小宁当场表示可以。就这样,冯小宁将《红河谷》的剧本版权以零费用交给中国歌剧舞剧院使用,并参与前期改编剧本的讨论,他还和殷秀梅一道,成为歌剧《红河谷》的策划人。
2011年8月,由宁夏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殷秀梅领队精心筹备的歌剧《红河谷》首次被搬上舞台,观众无不为荡气回肠的音乐和艺术家的精湛演绎所震撼,进入国家大剧院之前,该剧已经过四轮热演,收获了良好的社会反响。该剧中“雪山女神颂”、五重唱“火”等精彩的唱段,大气精练,令殷秀梅爱不释口:“孟卫东老师写的音乐都有深邃的含义,却从不刻意追求高难度的演唱,一开口旋律就来了,水到渠成地震撼人心。除了之前介绍的精彩唱段,还有一段男生二重唱‘朋友’也非常好听,未来很有可能成为经典。”
在国家大剧院首演场中,殷秀梅饰演的丹珠高贵大方,率真阳光,她一开嗓就技惊四座。在演唱《雪山的女儿》时,殷秀梅的歌声荡气回肠又流畅婉转;在丹珠倾诉对格桑的爱情时,殷秀梅的歌声多情委婉又细腻温柔;而丹珠为了捍卫国家和民族利益挺身而出面对枪口时,殷秀梅的演唱又变得大气恢弘,高亢激昂,她的表演让观众一次次流下热泪。有评论认为,在该剧中的成功演出,无疑会使殷秀梅摆脱“晚会歌手”的局限,变得更为全面。
除却音乐部分,殷秀梅的表演同样精彩。在剧中,50多岁的殷秀梅要饰演一位情窦初开的少女丹珠,她漂亮、勇敢,为了爱情勇往直前。殷秀梅说:“丹珠虽然是头人的女儿,从小在宠爱中长大,性格倔强直率,但她心地善良,单纯阳光,对爱情充满向往。我希望通过这个角色向观众表达美、传递美。”不过,这样一个角色与她大多数时间在舞台上创作的红歌演唱截然不同,这让熟悉她的观众接受起来多少是个挑战。但是,当大幕拉开,俏丽的丹珠手拿马鞭出现在舞台上,一颦一笑尽显少女的飞扬神采,在座观众无不赞叹这位艺术家精湛的演绎和举手投足散发出的艺术魅力。殷秀梅说:“演什么像什么是一名专业演员的基本功,更是理所当然应该做到的事情,从穿上藏族服装登台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丹珠。”然而,这番话背后是这位著名歌唱家巨大的付出。
“中国观众看演出注重戏,所以看得很细。这次演丹珠,我在舞台上可真的是连跑带颠儿,还有哭戏。”殷秀梅早年在鹤岗文工团打下的芭蕾舞、京剧基本功,以及后来在中央音乐学院的专业训练都让她能够在短时间内适应歌剧表演。“每一个细节我都格外注意,要让人物真正动起来,从而带动观众的情绪。”最终,她通过对角色每一次举手投足的细心把握,把一位青春年少的女子刻画得形象有致,连导演陈蔚也连连称赞她的歌声与表演可谓“精彩绝伦”。当然,为了演好这部戏,殷秀梅也吃了不少苦头,在回忆排练阶段时她描述,由于舞台上设计了巨大的陡石,演员穿着藏靴很难站稳,为了找到一个支点,必须将力量集中在一只脚上,“从2011年8月至今,我左脚的拇指一直都是紫的。”但是当感受到观众的认可时所有辛苦都不值一提,尤其许多从不关注歌剧的观众慕名而来,在一睹这位著名歌唱家的风采之后惊讶于歌剧竟如此好看,殷秀梅感慨:“其实歌剧不遥远。希望以后中国的歌剧能走近每一个人,让所有老百姓都认为歌剧是好看的,尤其是中国的歌剧!”
红歌深情
“妈妈哟妈妈,亲爱的妈妈;你用那甘甜的乳汁把我喂养大……”1984年,第二届央视春晚唱红了很多首歌,其中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殷秀梅这首《党啊,亲爱的妈妈》凭借朴素的歌词、朗朗上口的旋律和完美的演绎,成为一代经典,那是殷秀梅第一次登上春晚的舞台。 “1984年,我为观众带去了《幸福在哪里》患有羊癫疯怎么办、《党啊,亲爱的妈妈》和《妈妈教我一支歌》三首歌。”上一次春晚唱三首歌,这在如今是不可想象的“传奇”,问起殷秀梅当年是不是特别激动,她却笑了,“这倒没有,当时我在读大学,那年的晚会可能开始时通俗歌曲偏多,后来领导想加几首美声的歌曲。本来可能是一个男生唱,但那同学正好到国外比赛去了,所以把我调去了。当时我是大年夜前才去的(央视),就排练了一次,大年三十就直播了。”殷秀梅坦言自己当时几乎一点准备都没有,“我那时上春晚的服装也就一条白裙子,因为时间太紧,根本来不及准备。但我想大春节的穿白裙子也不合适,后来灵机一动,准备了一条红色的纱点缀了一下”。
她还透露,当时是自己推荐的这首歌曲:“这首歌我觉得写得很生动,把党比作母亲,每个人都有母亲。这首歌第一段是‘扶我学走路,教我学说话’,相信那是每个人在孩子阶段都曾有过的经历;而第二段开始,孩子成年了,共产党就像我们的第二个母亲‘教育我爱祖国,鼓励我学文化’。这些歌词是大白话,艺术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这首歌唱的是每个人从小起都有过的经历,朗朗上口,所以很容易走进人的心里。”殷秀梅觉得,当年这种让歌手自己推荐歌曲上春晚的形式非常好,因为歌手知道这歌唱出来效果怎么样。
如今,殷秀梅是国内顶级女高音之一。但值得一提的是,这首《党啊,亲爱的妈妈》并非她首唱。为什么殷秀梅一唱就火?很多观众认为,除了完美的声线和技巧,更是因为她唱出了满怀的深情。问起殷秀梅在唱这首歌时是不是真的有一种献歌母亲的感觉,殷秀梅给出肯定的答案:“那是肯定的。站在春晚的舞台上,你要感染的是十几亿中国人,只有自己满怀真情地去演,才有可能打动观众。”
从1984年至今,殷秀梅已经唱了无数首红歌,问起现在唱这首歌和当年的感觉有什么不同。殷秀梅坦言很不一样:“过去的唱法是干干净净,平平淡淡;但现在是唱加述说。我要告诉人们,共产党为新中国做了什么,‘妈妈’为我们做了什么。这不是一种演绎,而是述说。”
殷秀梅满怀深情地说:“每次我从国外演出回来,看到宽敞明亮的机场、灯火辉煌的城市,便自豪感油然而生。我们的国家经历过太多风雨,可以说我们是看着新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才取得了今天的伟大成就。这种感情别国的人是很难体会的。所以,我现在唱这首歌,更多的是一种对母亲的感恩。”
“我想告诉人们,真的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想告诉每一个中国人,珍惜现在的中国、现在的生活,不想失去这种生活,就只有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殷秀梅更坦言,“除了共产党我不信别人。我们这个‘家’曾遭遇过强盗,也曾经历过贫穷,但谁向我们伸出手了?没有别人,只有中国共产党。”
几乎从1984年开始,春晚成为全国人民每年除夕夜不变的荧屏年夜饭。而那个年代的春晚,几乎每年都有一首红色革命歌曲唱红大江南北。殷秀梅的《祖国啊,我永远热爱你》、《中国大舞台》和《长江之歌》几乎都可以用家喻户晓来形容。
但对有人认为“唱红歌与时代脱节”,殷秀梅并不认同,“我小时候喜欢看电视听广播,听过江姐的故事,也听过长征的故事;而这两年的《潜伏》我也看。我是从心里敬佩这些共产党人。如果不是对新中国无比坚定的信仰,是不可能让一个人如此坚强。现在好不容易有好日子了,年轻人可以咸阳癫痫病医院哪家强尽情地跳啊唱啊,尽情地玩,但革命的教育不能放,更不存在什么代沟,因为这些革命的故事绝非虚构,而是踏踏实实、千真万确的历史。我们享受今天的幸福生活,怎么能绕过中国共产党7每个人都可以摸着心口问―下自己,现在生活得好不好,而这些离开中国共产党,行吗?”
为此,殷秀梅一直在身体力行地唱着红歌。“我开了几次大型音乐会,就叫《党啊,亲爱的妈妈》,里面很多都是革命电影的歌曲。实际上我也有很多自己的歌曲,但我觉得既然我能把这些红歌唱好,我就应该去演绎它们。我觉得每唱一首红歌都是对自己的一次洗礼。更重要的是,我觉得自己唱的不是简单的一首歌,而是一段历史。这些历史,每一个中国人都不能忘记。”
艺术真性情
1956年1月,殷秀梅出生于黑龙江省鹤岗市的一户普通基层干部家庭,由于父亲是专搞地质测量的干部,而家乡地处煤矿又比较受重用,她的家境也算比较殷实。
小时候的殷秀梅并没有什么远大的艺术抱负,和许多同时代的孩子们一样,当兵穿军装,才算是自己最大的志向。那时候她所在学校的上空经常有飞机经过,她总是跑到操场瞪大眼睛眼巴巴望着天空,羡慕得不得了。这个时候的她觉得,以后要能做个飞行员该有多神气。
殷秀梅14岁的时候,正赶上鹤岗市成立文工团,因那时的她在学校唱歌已小有名气,所以惹来了团里的注意,特地跑到学校把她招收了去,她就这样做了鹤岗艺术团的学员。
当年幼的殷秀梅早早站在艺术人生的大舞台上,却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将这条路走一生。那时候团里每天都在筹备演出,通常要求演员要身兼数职,不停地变换角色,以便适应演出的特殊需要。所以殷秀梅既要做声乐演员,也要客串舞蹈演员,而且每天还要坚持练功,辛苦程度显而易见,但必须默默忍受。这对从小家境不错、吃苦不多、脾气又倔强的殷秀梅来讲是个巨大的考验,她心里有委屈却不能明说,于是只能找个机会宣泄一下。在排练歌舞剧《白毛女》的时候,她既要练唱又要排练舞蹈,辛苦得吃不消,于是就跑到团长那里打退堂鼓,说不想跳,然而团里一直坚持让她演,她心里就憋了满满的委屈,说什么也要找个法子捉弄一下团领导。演出那天,殷秀梅穿了一副黑呢绒袜子上了台,而《白毛女》中的喜儿从来都是一副白袜子。下台后,团长极为恼怒地质问她,她却一甩头,倔呼呼地说:“如果你再让我上去,我还不知道给你穿个什么呢!”不过,如今回想,殷秀梅也承认自己当年的任性,毕竟十几岁的孩子,顽皮未褪。
发脾气归发脾气,舞蹈还是得照样排练。那时为了排练芭蕾舞,殷秀梅苦练基本功,长期忍受足尖疼痛,有惨到半年之内都看不见自己脚趾的痛苦记忆。“由于我要苦练足尖站立,脚指头全被磨破了,上面涂上了药以后,全拿纱布或者棉花包上,即使是洗脚,也只能洗后面,一直等到前面的疮疤结痂好了以后,才能将纱布完全摘掉。之后就是穿鞋的时候,所有的脚指头都是用纱布包紧的,然后再拿一个棉花套套上,才能穿上鞋。” “文化大革命”末期,鹤岗文工团接到黑龙江歌舞团的通知,说要借殷秀梅代表黑龙江到广交会上做汇报演出。谁知就是这么一次外出表演,让她就此彻底离开了鹤岗。
当时,对于一个小地方的小演员来说,参加广交会,代表黑龙江做汇报演出,是多么光荣的事,但事实上整个环节却并没有这么简单。这次演出,首先抗癫痫常用药要在黑龙江地区各个县级文艺团体、地方团、市团中筛选,然后再把筛选出的团体的文艺骨干集合到一起进行台上选拔。结果,当时因来得仓促外加不了解情况,连演出服装都是借来的殷秀梅一举中选,成为让人意外的唯一幸运儿。
广交会演出的成功,让年轻的殷秀梅有了新见识,也为她带来了新的机遇。会上许多来自中央的文艺团体对她青睐有加,这其中既有下定决心吸纳人才的中央广播艺术团,也有处在观望阶段的中央乐团。最终,殷秀梅选择了中央广播艺术团作为自己的进京栖地,并以踏实朴实的工作作风为自己开拓出崭新的艺术天地。
1979年,我国第一部电视剧《有一个青年》成功播出,殷秀梅因演唱了剧中的主题曲《青春啊青春》而声名鹊起。之后,她又录制完成了《妈妈教我一支歌》,一夜之间传遍大江南北,她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
但正当她的演艺事业日渐蓬勃发展的时候,殷秀梅却意外地选择了求学深造,暂时离开了艺术团体。她说,自己那时候是想踏踏实实系统地学一下专业,让自己的基本功更扎实一些,这样才能有更大的发展,特别是外国歌曲部分,她亟须充电。因此她选择了中央音乐学院歌剧系,师从著名声乐教育家沈湘教授。
经历了三年大学时光,殷秀梅无论从理论上还是技术上,都比过去有了一个显著的飞跃和突破。她学习的系统歌剧唱腔以及专业美声唱法,为她带来频频参加出国访问演出的机会。同时,多次的对外交流也让她拓宽了视野,在专业的探索上更加有底蕴。从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至今,殷秀梅曾先后在“第一届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第二届金唱片奖”、“第十三届世界青年联欢节”等众多音乐比赛中斩获大奖,荣获“听众喜爱的歌唱演员”、“德艺双馨艺术家”等累累荣誉,她还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青年联合会常委、全国妇联执委、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等代表性要职,成为中国著名女高音歌唱家。
如今,热衷于中国原创歌剧的殷秀梅对艺术之路感触颇多,她在不断挑战自己的艺术高度的同时,不忘关照中国音乐的发展、年青歌手的成长,她总结道,歌唱演员一要嗓子好,二要聪明、悟性高,三要心理承受能力强,因为名气越大压力也越大。她还说:“我一直觉得,在舞台上独唱就像站在悬崖边,唱好了没事,唱不好就摔下去了……所以,好心态最重要,要学会控制自己,有坚强的意志。”

摘要:

“我愿变成一朵雪莲,静静开放在你的脚下;我愿化成皑皑白雪,永远覆盖在你的身上.“2012年夏天,改编自导演冯小宁同名电影作品、由中国歌剧舞剧院推出的大型原创歌剧《红河谷》亮相国家大剧院,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殷秀梅饰演的藏族头人的女儿丹珠的绝唱让许多观众潸然泪下.多年前,冯小宁一部电影《红河谷》创造了可观的票房,还获得很多奖项.如今,由该片改编的同名歌剧《红河谷》同样令人震撼.该剧以20世纪初的西藏为时空背景,演绎汉藏儿女生死相依的爱情故事和并肩抗战抵御英国侵略者的英雄传奇.剧中缠绵的儿女情、血浓于水的民族情、豪迈的爱国情,美妙空灵的音乐制作,独具匠心的舞台呈现,一次次触动了观众的心灵,他们不断用如雷的掌声表达对作品的喜爱.

殷秀梅 饱蘸情感的歌声相关推荐: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 zw.qkwqx.com  察言观色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